logo-china-france-cooperation
谷福海巴黎见闻录

莫雷之缘 (二)

谷福海

莫雷是一座名副其实的法国古城镇。有一次莫雷市市长赛帕提耶先生陪同我和夫人参观莫雷街景时,指着街道地面上铺街的斑驳石块说,这里的每一块石头都有上千年的历史。

确实,莫雷众多的老建筑,哪一座没有几百年乃至上千年的历史呢! 从加蒂奈森林新石器时代的碎石,到佩利的莫洛温王朝墓地;从腓力二世•傲古斯都建造于十二世纪的防御工事建筑群到保罗•佛利斯为塞纳河畔建造的工业大教堂。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莫雷就是一部浓缩版的法国历史教科书。

谷福海在莫雷
法国莫雷
法国莫雷
法国莫雷
谷福海在法国莫雷
法国莫雷
法国莫雷
法国莫雷

莫雷在12世纪末曾经是法兰西王国和勃艮第公国的交界。腓力二世•傲古斯都在这里建立起了一座坚固的防御小城。四周有围墙环绕,侧翼有三座城门,除了现在保留的城门外,西边还有萨摩瓦城门(即以前的巴黎城门),以及东部的勃艮第城门。塔楼的方形塔外侧是两个具有突出炮塔的壮观扶壁。穿过城门的两个半圆形拱门之间有铁栅门防守。塔楼曾是路易六世统治下的政权中心。这种诺曼底风格的罗马式塔楼一直坐落在这座城市,它深受最早的卡佩家族以及后来的莫雷女伯爵同时也是路易四世情妇的贾桂林•德•比埃伊的喜爱。1664年,财政大臣尼古拉斯•富凯在达达尼昂的看守下被监禁在此。

我曾一次次从塔楼的拱门下走过,每次走过,都仿佛听到这座千年古城向我发出热情又饱含沧桑的问候。

市政厅广场旁的弗朗索瓦一世长廊也曾经让我一次次驻足仰观。后来经过询问当地老人,才知道这座文艺复兴时期的长廊可以追溯到1527年,被称为佛朗索瓦一世的精妙建筑。这座建筑得益于尼古拉斯•夏布耶的奇思妙想。长廊装饰有雕刻图案,交错相间的花朵以及大力神赫拉克勒斯工作的场景,它原本位于格兰德街,曾被一位骑兵上校买下赠与其情妇马尔斯小姐作为她的豪宅门面。在133年之后,长廊最终又回到了莫雷市政厅广场。

建于12至13世纪的圣母圣诞教堂,被认为是卢瓦尔河以北的主要哥特式建筑。教堂内有一个不带回廊的后殿,以及取源于巴黎圣母院的祭坛。同时,它还拥有法国最古老的文艺复兴时期的管风琴。这座教堂在1840年即被列入法国历史建筑。

距莫雷城墙两百米的蓬卢修道院,建于法国二次战役中。1165年,在纳韦尔伯爵攻击期间,它曾是80名维泽莱僧侣的避难所。这座建筑在16世纪的战争中被部分摧毁。1747年4月,桑斯大主教宣布镇压战乱后,1791年4月,剩余的建筑物作为国家财产进行了出售。整个19世纪,教堂成为皮革鞣制磨坊。1964年,它成为莫雷市的财产并开始进行修复。如今,这座古老的蓬卢修道院用于举办艺术家的展览和交流。我曾在这里参观过七、八个展览,以雕塑 、装置和一些抽象作品为主。我曾设想在这里与市政府合作举办一些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展览,由于疫情这项计划还未来得及实施。

如果说历史是一座城市最贵重的财富,那么那些古老的建筑就是财富中闪闪熠熠的珠宝。对于画家来说这些老建筑就是让他们触景生情的“导火索”。激情爆炸了,还愁没有好的作品诞生吗?!

2021年10月1日于北京

(谷福海:画家、作家、音乐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巴黎国际艺术中心中方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