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china-france-cooperation
谷福海巴黎见闻录

巴黎之香

谷福海

巴黎香水之都的美誉全球皆知。我多次率团到巴黎,几乎每次都会被安排去香水店参观,有几次参观的是那种前店后厂式的香水店,可以参观一下香水生产车间,使人更增加了购买欲。

在凡尔赛宫,每次听导游介绍,一个细节必不可少,那就是在介绍路易十四国王时,总会说是他发明和倡导使用香水。由于当时欧洲流行黑死病,死了许多人,人们普遍认为水会传染疾病,所以不敢洗澡。在路易十四当政的64年中,据日志记载,他只洗过一次澡。他尚如此,别人便可知,也大致如此。身上的臭味和宫中的臭气如何遮掩?路易十四开始发明和倡导使用香水。香水一喷,虽臭味仍在,毕竟比纯臭好闻些了。

后来,我率团到埃及,在参观前店后作坊的香水店时,听店主介绍埃及香水的历史,竟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500年,那时埃及艳后就开始在沐浴后使用香水喷身了,宫廷高官及夫人也普遍使用香水。店主说,都说法国香水好,实际上法国香水不少是从我们这里买去香精油,到法国加工的。一瓶香水实际上只有几滴香精油,其余都是酒精。一般香水留香的时间不长,而我们埃及的香精油一滴在身,香味儿十几天不退。听了介绍,我买了五瓶不同味的香精油,每瓶一百多美元。回来后,从不用香水的我试着滴一滴在衣领上,果然七、八天时间后仍有余香。

后来留心了一下这方面的资料,不仅古埃及,古希腊、古罗马,都已使用香水。但是为什么现在人们都认为巴黎才是香水之都?原因就在于巴黎有一批香水的大牌。如闻名于世的香奈尔、迪奥、圣罗兰、兰蔻、娇兰等。提到香水,人们自然就想到这些大牌。有身份的女性都以拥有和使用这些大牌为荣,那些非大牌的老香水使用的人就不如大牌使用者多了。

大牌,如果用在美术上,应该就是名家的代表作吧。换句话说,名家的代表作就是名家的品牌。

与刘文西先生(左)在北京会议中心

2001年,我在担任全国书画院协会常务副主任兼秘书长时,主任之一的刘文西,曾跟我协商,创建全国画派联谊会。他当时已创办了黄土画派并举办了一些采风活动,势头正好。他希望我帮助他联系一下全国一些重点画派如浙派、海派、岭南画派、新安画派、江西画派等画派新的代表人物。他说到画派的代表人物和代表作品如数家珍。在说到浙派时,特别说你一定要联系一下顾生岳、宋中元。后来,以刘文西为主席的全国画派研究会开展了几次全国性的活动,包括黄土画派、浙派、江西画派、新安画派、岭南画派、关东画派、冰雪画派等,都有代表参加,一时兴盛非常。

1981年,我在中国文联机关党委工作时,那时的中国文联机关在沙滩北街二号院办公,与文化部、红旗杂志同在一个院。每天中午饭后一个小时休息,拿中国文联工作证可以免费进邻近的中国美术馆参观,我便常去看展览。

赵少昂先生作品

赵少昂先生作品

1983年,看赵少昂佘妙枝展览,对赵少昂那些出神入化,栩栩如生的花鸟画,一下子就记住了。又看了徐悲鸿对赵少昂的评价,他说,“赵君花鸟为中国现代第一人,当世罕出其右者”。后来看了不少人的花鸟画,一看鸟的造型和颜色便知来自赵少昂。

汤文选先生的墨虎

1996年,我参观汤文选先生展览,他的墨虎和墨猪,笔墨简练,生动传神。那时他在北京北太平庄居住,我几次去他家看他,他送过我一幅鳜鱼图,虽不大却精彩。

关山月先生的梅花

1999年,我参观关山月先生的展览,早前己知道他与傅抱石先生合作挂在人民大会堂的“江山如此多娇”,看了展览,对他那黑红相间的梅花留下深刻印象。看了许多画家的梅花,“关梅”确实异于他人。

李焕民先生(左)为中国书画名家巴黎百龙展题写龙字后在其四川家中与笔者合影

李焕民先生作品“藏族女孩”

李焕民先生的信

2006年,我和时任中国美协副主席的李焕民、赵华胜、王涛先生等十几位画家同赴中国台湾交流, 在同李焕民先生交流时,他向我谈起他从1953年起到西藏、甘孜、阿坝农区、牧区30多次,体验生活,写生创作,每次长达半年,短则两个月,有了这样的生活经历,才创作出了“藏族女孩”、“初踏黄金路”这样的享誉画坛的代表作品。

在十多年的中国书画世界行出访交流和展览活动中,不时会看到有的画家在简介中动辄列出十几个甚至几十个作品的名称和众多的获奖项目,仔细一看,基本上没有能够让业界更不用说许多人知道的作品。所以后来我常要求工作人员在组团时,请书画家只提供百字内简介,这样既可去除那些不重要的奖项,又可以减少编辑者的劳动。

代表作需要时间的磨砺,需要特色,需要推广,需要让业界和无数人记住。

法国的世界十大品牌香水之一的香奈儿,1913年创牌。迪奥1947年创牌。兰蔻1935年创牌。圣罗兰1964年创牌。娇兰1980年创牌。这些顶级大牌都经过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不断研发改进和宣传推广,才登上香水世界的顶峰。

借用房地产行业专家对房地产升值的一句常用语:位置,位置,还是位置。一个画家要让美术史记住,关键是:代表作,代表作,还是代表作。

下大功夫画出一张让业内人士记得住的代表作,对那些志在登顶的画家来说,至关重要。

谷福海

2021年5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