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china-france-cooperation

谷福海巴黎见闻录

巴黎之门

谷福海
谷福海
谷福海
谷福海
谷福海
谷福海
谷福海
谷福海

你想成为艺术之路上的攀登者吗?

你想成为国际艺术舞台上的佼佼者吗?

那么,请你来巴黎凯旋门吧!

来这里充一充电,

来这里加一加油!

欧洲有100多座凯旋门,巴黎的凯旋门却最为壮观,最为知名。

这座1806年开建,用了30年时间,到1836年才建成的高近50米,宽近45米的宏伟建筑,早已成为巴黎的四大地标建筑之一。

我曾问过一位法国的画家朋友,法国人为什么喜欢凯旋门?他说,在我们心中,凯旋门不仅是人类建筑史上一座伟大的建筑,更是成功的象征,胜利的象征,荣誉的象征!

我曾多次来凯旋门。为了近距离观察它,感受它,有几次我还特地住在离凯旋门不到二百米的一家小酒店,早晨可以看朝阳从它旁边升起,傍晚可以看星星在它顶上闪烁。

当我走近它时,那纪念拿破仑96次胜利战役的一幅幅精美浮雕;那刻在墙上的386个跟随拿破仑征战的将军的名字;那无名烈士墓和一束熊熊燃烧的火焰;那顶层陈列室中展览的一件件实物、一幅幅图片,让我知道了胜利和成功从来都是与拼搏、奋斗、牺牲这些字眼紧紧联系在一起的。战场上如此,艺术之路上的奋斗又何尝不与战场上的拼搏相同。

凯旋门周围,是十二条通向四面八方的宽敞大道。其中一条紧连着巴黎最繁华的香榭丽舍大街。路易威登、爱马仕等国际奢侈品的总部旗舰店遍布大街两侧。每天,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熙熙攘攘行走在这条大街上。我想,这是否意味着,到达凯旋门就可以自由驰骋,四通八达。到达凯旋门就可以走进高端的艳丽与奢华!

谷福海

谷福海在香榭丽舍大街

谷福海

与出席卢浮宫展览的著名画家赵贵德先生(左)在凯旋门合影

谷福海

与著名美术评论家、画家陈传席出席首届国际中国书画节时在凯旋门合影

谷福海

与中国书画代表团聂成文、马虎成先生等在凯旋门合影

谷福海

与中国国际书画小使者代表团在凯旋门合影

谷福海

与出席第二届巴黎莫雷国际写生艺术节的书画家在凯旋门合影

谷福海

与出席巴黎展览活动的中国台湾女画家林欣颖在凯旋门合影

中国书画世界行代表团

中国书画世界行代表团第八次走进法国交流展览电视片广告图

谷福海

与国际书法家合作组织副主席陈建群先生(左)、中国书画世界行国际模特团副团长闵晓萍女士(中)在凯旋门合影

我曾经邀请和陪同法国功勋画家、法国国家美术协会主席、89岁的米歇尔•金先生,到中国的江苏、贵州、广西等地,我问他到中国后对吃住有什么要求,他对我说,我不在意住什么酒店,也不在意吃什么美食,我只希望你能找一辆车,带我到中国最普通的山村去,我想看看古老的村寨,接触些平实的村民,这样我才能画出有中国韵味的画来。我想,米歇尔•金先生所以能成为国际级的大画家,与他的这种艺术追求和拼搏努力是分不开的。

中国冰雪画的开创者和冰雪画派的领军人,80多岁的于志学先生,与米歇尔•金先生有着同样的壮志和情怀。为了观察到更多的冰雪景象,画好冰雪画,他不仅到严冬的黑龙江大小兴安岭林区写生,还住进中国最北端的漠河鄂温克人的地窝子,去感受那里的生活。他还到南极,到北极,成为中国画家中唯一到过南极和北极的画家。我曾问过他,您去一次北极,不仅要花60多万,还要吃苦受累,甚至冒生命危险,您觉得值吗?他坚定的回答:值!非常值!不去南极北极,我就画不出表现南极北极的冰雪画,也不会对冰雪画有今天这样的理解。2015年,于志学先生与我做为中国书画世界行的常务副主席一同主办在意大利佛罗伦萨召开的“首届国际中国书画节”后,我们一起到法国、瑞士等国参观。在瑞士的阿尔卑斯山脚下,登索道车上雪山时,按当地要求65岁以上的老人不能登顶,于志学先生80岁了,我劝他不要上山了,他说,既然来了,就一定要上去看看,我还要画一画阿尔俾斯山的雪景。在雪山顶上,他不顾寒冷,拿出随身携带的写生本子,坐在雪地上画起了写生。他的这种精神,感动了所有在场的书画家。正是有了于志学的这种拼搏精神,中国才诞生了独特的冰雪画艺术,才有了人数众多的冰雪画派。

我曾多次率中国书画代表团到法国交流,每次到了巴黎,我都要带书画家们去看凯旋门,不仅在那里留下与凯凯门的合影,更重要的是帮助书画家们感受一种精神的力量。一个志在走向国际的艺术家,一旦在凯旋门充了电,加了油,获得了一种可贵的拼搏精神,越过坎坷和艰难就会成为必然。一定会自信地微笑着走向成功之路、凯旋之门。

2021年3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