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china-france-cooperation

谷福海巴黎见闻录

巴黎之舞

谷福海

2001年,我在担任全国书画院创作交流协会常务副主任兼秘书长期间,曾组织过几次中国书画代表团到欧洲的交流展览。有一个团,请一位著名书法家担任团长。欧洲归来,这位团长向我汇报此团出访情况时说,在巴黎交流时有两位团员去了红灯区,我听后引起注意,忙问是什么情况。他说这两位晚上去红磨坊看了舞蹈表演。我听后松了一口气。又一个代表团访欧时,我请中国书协副主席钟明善先生担任团长,陕西长安画院院长曹湘秦任副团长。回京后,曹湘秦在向我汇报此团出行情况时说,我们在巴黎观看了红磨坊的舞蹈表演,非常精彩,今后你去巴黎,一定要去看看。后来,我十几次率书画代表团到法国展览交流,曾专门去观看了红磨坊的舞蹈,果然美仑美奂,名不虚传。

红磨坊己有130多年的历史。19世纪中叶,红磨坊所在的蒙玛特地区还只是巴黎郊区的一处有着几个磨坊风车的小村落,1860年才被划归巴黎市。当时,普法战争刚结束,人们普遍厌倦战争,希望休闲。于是,红磨坊应运而生。

红磨坊建造于1889年,当时的巴黎刚刚开始出现那种有着购物表演的小酒馆。商人约瑟夫•奥勒和查尔斯•齐得勒为了一下子抓住巴黎公众的眼球,把红磨坊从外到内都做了装修。红磨坊外观建成装有红色巨大风车的红色建筑。整个正面都装上了灯,无论白天还是夜晚都闪闪烁烁。使这里一下子成为最吸引巴黎观众眼球的地方。红磨坊的内部修建了巨大的舞池和华贵的观众席,安装了璀璨的灯光。增设了可以观看舞秀的高档餐厅,观众可以边观舞边享受美食美酒。

同时,招来一批18至24岁,身高1米68至1米74的漂亮女孩,经过专业的培训,做为舞蹈演员。

在节目编排上,以表演热情奔放的康康舞(俗称大腿舞)为主。演员不断变换一千套镶嵌羽毛和水钻的服饰。千般美艳,万种华姿,摄人心魄。还不时伴有精彩的马戏,甚至把大象也引入表演。观众一走进红磨坊,从一个混乱的社会状态进入到一个神奇的美妙仙境,顿感无限欢愉和享受。于是,红磨坊迅速成为上流社会、达官贵人、文艺人士频繁光顾的场所。

与此同时,运营商们组织巴黎圈内的艺术家们对红磨坊进行了全方位的宣传推广。油画、海报、电影、诗、音乐等等,涌现出许许多多的作品,有的己成为艺术史上的经典。

印象派代表画家雷诺阿的《煎饼磨坊的舞会》、写实画家劳特雷克的《红磨坊》《红磨坊沙龙》、巴玆•鲁赫曼导演的电影《红磨坊》和那句经典的台词“世界上最伟大的事情一一爱与被爱,彼此付出”,在扩大红磨坊的影响方面发挥了重要潜移默化的作用。梵高和毕加索等一大批画家也曾在此作画。雷诺阿的《煎饼磨坊的舞会》现收藏于巴黎奥赛美术馆,2014年曾来中国,在国家博物馆展出,我曾前往再次观看。

随着旅游业的发展,红磨坊早已成为巴黎的一处文化品牌,成为游客必到的景点,也成为巴黎的常青摇钱树之一。

从红磨坊的发展历程,想到画家如何成名。我想,一个画家要成名或要在市场上走出顺畅的成功之路,除了超常的天赋和超常的勤奋外,至少还需要“六个一”:一种自己创造的绘画语言符号,如黄宾虹的黑、傅抱石的皴、陆俨少的云、吴山明的宿墨;一件自己的代表作品,如徐悲鸿的马、齐白石的虾、黄胄的驴、石鲁的“转战陕北”、刘文西的“祖孙四代”;一个重要的奖,如杨延文的“意大利曼齐亚诺国际金奖”、石齐的“法国卢浮宫金奖”;一个长期为自己宣传的媒体;一个为自己写文章的评论家朋友;一个代理自己作品的画廊或拍卖公司或代理人。没有这“六个一”,谈成名可能只是一厢情愿的奢望。

书法家刘炳森的代表书体是隶书,经过多年的研习,他创作的隶书一看便识,成为他的代表书体。当然,任何事情都有得有失,这代表书体使他赢得了荣誉,也为他带来苦恼。他其实楷书、行书、草书都能写,还能画画。但求字和买字者,只认他的隶书。他生前我们曾一同去洛阳,他对我说过他的这个烦恼。他曾送过我一幅他的草书,很精彩。

两次应我之邀为国际书画节题词的油画家陈丹青先生,只要提到他,人们一定会想到他的“西藏组画”,这就是代表作的力量。

画家史国良除了在人物画创作上卓有成就外,对如何宣传包装、如何与画廊、拍卖行合作都很有研究。2006年,我在成都主持第二届全国书画产业高峰论坛时,曾向史国良约过一篇谈画廊代理制的文章。他的文章对画廊代理制的历史和现状进行了深入浅出的分析,让我很佩服。那时候,据说他每年就投不少钱做媒体的宣传。近几年,他与北京电视台合作一档电视书画节目,很受观众欢迎,据说也投入不少。

谷福海

2021年5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