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china-france-cooperation
谷福海巴黎见闻录

巴黎之河

谷福海
巴黎艺术桥

与世界上许多大城市都依傍一条大河一样,巴黎,也有一条大河流经市区。这条河就是赫赫有名的塞纳河。塞纳河发源于法国东部的勃艮第高原,流经法国北部,到达巴黎,再向西流入大西洋。

塞纳河如同一册长长的册页,日夜不停用风雨和日月星光,把巴黎的每一天都写进了历史。塞纳河又如同一条闪闪烁烁的银链,把河上的37座建于不同年代,形状各异的桥梁串成一串五彩缤纷的晶莹颈链。

在塞纳河畔

在塞纳河上乘坐游船

与法国画家多米尼克先生、中国书画家于志学、陈传席、包俊宜、卢平等在巴黎德洛克利瓦故居展馆

在米勒故居

在米勒故居

在莫奈故居与莫奈像合影

在大皇宫法国艺术博览会

与中国书画世界行画家在莫奈故居花园

在蓬皮杜美术馆

在巴黎艺术城

出席卢浮宫法国沙龙展

我曾三次乘船游览塞纳河。第一次是晚上,当我乘坐的游船从塞纳河上经过一座座桥时,每座桥上的灯光与沿途的巴黎圣母院、国家图书馆、卢浮宫等灯光交相辉映,让我顿时惊叹巴黎的美艳与神奇。第二次乘船是白天。虽然没有了灯光,那种晶莹剔透和神秘的感觉减少了,但细观沿途那一座座几百年以上的老建筑,如同一位卸了妆的少妇,虽少了雍容华贵,却多了朴实无华的淡雅风姿。

为什么塞纳河能够充满生机从不干枯?因为它是一条奔涌向前的活水,总是在不停的流动,从来没有流到一个地方后就停下来不再流淌。

塞纳河如此,塞纳河两岸滋润出的巴黎艺术呢?为什么能够吸引徐悲鸿、林风眠、常玉、潘玉良、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等大批的中国画家来到法国?除了这里有高端的美术院校、众多的艺术馆、博物馆,还有就是这里有一个不断出新从未止步不前的艺术氛围。因此,他们在法国在巴黎的艺术氛围中,通过自己的努力,有的成为了国际艺术的弄潮者,有的成为了中国艺术的领军人。

一百多年来,从德拉克罗瓦的《自由引导人民》浪漫主义绘画对新古典主义绘画的突破,到巴比松画派卢梭、米勒等笔下的《晚钟》《拾穗者》对枫丹白露宫廷画派的超越;从莫奈、马奈、雷诺阿、毕沙罗、西斯莱等画家的《日出•印象》《干草堆》《红磨坊舞会》对学院派的挑战,到毕加索、马蒂斯、赵无极的结构主义、野兽派、自由抒情的抽象绘画。法国的艺术之河一波三折地涌动着奔流着,从未停止静止。这应该就是艺术的生命所在,也应该是艺术的魅力所在。

与刘文西先生(中)、陈光健(左)、郑绍敏、柴京津、苏海河等在贵州凯里采风

中国美术家协会原副主席刘文西以画陝北农民和领袖作品闻名中国画坛,但他并没就此止步。他曾在巴黎生活创作过三个月,看了不少法国印象派画家的作品,回国后创作了近百件画风一变,色彩为主的作品。我曾力主他把这些作品拿到北京的炎黄艺术馆开辟专门展厅长期陈列,供更多人观看,他同意了。我专为此事与时任炎黄艺术馆馆长黄胄夫人郑闻慧老师商谈。

与赵贵德先生(右)在卢浮宫出席法国春季沙龙展

赵贵德先生在卢浮宫法国沙龙展

中国美协理事、河北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赵贵德先生是屈指可数的画马大家,我曾写过一首诗赞颂他画的马,中国书画报发表了这首诗。我还向中央统战部推荐他参加中央统战部的书画家代表团到中国台湾去展出他的马画,受到当时台湾政界主要领导和各界人士的特别喜爱。2015年,我率中国书画家出席在法国国家展览公司在卢浮宫举办的法国沙龙展,赵贵德先生应邀前往出席,开辟专区展出他的一批作品。在现场,许多法国观众对他展出的马画大加赞赏,有一些观众对我说,这位中国画家比毕加索画得更好!赵贵德先生并没有停止在画马上,近些年,以80多岁的高龄又开始了舞蹈画的创作,如今他的一大批舞蹈画己举办过几次展览,大受观者喜爱。

与石齐先生(右)交流

北京画院的画家石齐先生,曾以《泼水节》等写实作品出名。此后几十年他探索用具象与抽象相结合的手法,创作出一批令人耳目一新的作品并在2013年获得卢浮宫艺术沙龙奖金奖。

3月24日,我到国家画院出席女画家何韵兰在那里举办的展览。她是中央美院版画系毕业,如今己80多岁高龄,展出的作品却基本都是抽象画。我在研讨会上发言时称何韵兰老师是一位充满活力充满创造力充满探索精神的杰出女画家。

巴黎之河,亘古流淌不息,无声却胜有声地日夜向我们传递着一种启迪、一种精神。

2021年3月5日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