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china-france-cooperation

谷福海巴黎见闻录

巴黎之宫

谷福海

谷福海在枫丹白露宫

谷福海在凡尔赛宫

谷福海出席在卢浮宫卡鲁斯厅举办的展览

巴黎有四座闻名于世的宫,分别是:卢浮宫、凡尔赛宫、枫丹白露宫、爱丽舍宫。 其中凡尔赛宫是世界五大宫之一。世界五大宫的另外四座分别是中国故宫、英国白金汉宫、俄罗斯克林姆林宫、美国白宫。

巴黎的四座宫以前无一例外都是皇宫或皇帝的行宫。我参观过其中的三座。爱丽舍宫现在是总统府,无法进去参观。

巴黎另有两座称为宫的建筑,一座是大皇宫,一座是小皇宫。虽名为皇宫,却都不是皇宫,是1900年为举办万国博览会而建的。

四座宫中的三座即卢浮宫、凡尔赛宫和枫丹白露宫早已成为对观众开放的艺术博物馆,每天法国和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在这几座宫里欣赏名贵的油画、雕塑、壁画及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艺术珍品。卢浮宫的“镇馆三宝”;凡尔赛宫的宫庭油画、壁画;枫丹白露宫的油画、雕塑、中国圆明园艺术品,滋养、启迪、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的艺术人。

大皇宫现在是法国科学馆,里面的展览厅和活动厅经常举办各种艺术展览。闻名于世的法国春季沙龙、秋季沙龙和国际艺术品博览会经常在这里举办。小皇宫是巴黎市政府的艺术展览馆,常年对外展示法国写实画派、巴比松画派、印象画派等画派艺术名家的油画和雕塑作品。这两个宫我不止一次进去,亲身感受了那些艺术品的灿烂与辉煌。

这些在法国政治、建筑、艺术史上重要的宫,通过展示艺术品和举办各种艺术活动,为营造艺术氛围,传承艺术基因,提高人们的艺术素养起到了重要的不可或缺的作用。这就是为什么文艺复兴以来,法国长期成为西方艺术中心,成为艺术史上代表人物和经典作品层出不穷的地方的原因。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需要艺术的滋养才能发展。一个画家又何尝不是如此。那些创造出载入美术史册作品的书画家,哪一位不是学富五车的学问家,哪一位不在提升文化修养方面下过大功夫!

谷福海与靳尚谊先生(右)

谷福海与靳尚谊先生(左)在靳尚谊家中

谷福海与靳尚谊先生(中)在2000年中国美协新春联谊会上。右为中国美协副秘书长戴志其先生。

2003年,我在担任全国书画院创作交流协会常务副主任兼秘书长时,主持召开全国书画院院长会议时,时任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协主席的靳尚谊在谈到美术界现状时说,当前中国美协有很大的危机,许多画家入了会之后就不再和协会联系了,因为美协己经不能再为他们提供什么了。许多画家面临新的众多的诱惑,特别是市场的诱惑。有些画家整天忙于走市场,参加各种笔会,哪里还有时间学习,长此下去,怎么能创作出精品。他在谈到自己的成长经历时,谈到自己年轻时最爱读的两本书,一本是19世纪法国思想家伊波利特•丹纳的《艺术哲学》,一本是日本作家坂垣鹰穗的《近代美术史潮论》。他说,这些书对我欣赏油画,理解一些艺术家非常有好处。

许多人知道靳尚谊的《青年女歌手》那幅油画。那幅画的背景是宋代山水画大师范宽的《雪景寒林图》。试想,如果没有对我国美术史上那些名家名作的熟知,怎么能恰到好处的选择范宽这幅画作为青年女歌手的背景。

谷福海与常沙娜院长(右)在常院长家中

谷福海与常沙娜院长(右)在常院长家中

中国美术家协会原副主席、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院长常沙娜曾参加过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团徽、人民大会堂外立面建筑装饰和宴会厅的建筑装饰图案设计,以及民族文化宫、首都剧场、首都机场等国家重点工程建筑装饰设计和壁画的创作。主持过中央人民政府赠送香港特区的雕塑《盛开的紫荆花》的创作。著有《敦煌历代服饰图案》《常沙娜花卉集》《中国当代织染刺绣服饰全集》《常沙娜文集》《黄沙与蓝天一常沙娜人生回忆》等著作。这些经历和著述包含着多么深厚的艺术学养呵!在她的家里,常院长曾跟我谈起关于发掘利用敦煌艺术资源的问题。她说,中国的敦煌可以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艺术宝库。那些丰富灿烂的艺术元素可以使用到许许多多的现代艺术设计当中。

谷福海与潘絜兹先生(右)在2000年中国美协新春联谊会上

1998年我在担任中国文联机关党委副书记兼任中国文联书画艺术中心秘书长时,曾到北京后海的中国文联书画艺术中心顾问、中国美协国画艺委会主任、北京画院画家潘絜兹老先生家中。在谈到他近期的创作计划时,他说,年纪大了,时间愈显宝贵,现在我要集中精力为重振汉唐雄风创作一些留得下的画。看一看潘絜兹先生的作品《石窟艺术的创造者》《岳飞抗金图》《白居易长恨歌画传》《屈原九歌图组画》《中国神话组画》等等。这些作品里包含的中国文化含量有多大呵!他还编著有《山西壁画》《敦煌画服饰资料》《阎立本和吴道子工笔重彩人物画法》等著作,实在让人叹服!

谷福海与刘文西先生(右)、杨晓阳院长(左)在全国政协礼堂

谷福海与杨晓阳院长(左)在五洲大

谷福海与杨晓阳院长(右)

无独有偶,今年春节前,我做为夏威夷中国日报北京编委会特邀主编,在为“中国书画名家新春大拜年专版”组稿时,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国家画院原院长杨晓阳的题词也是“汉唐雄风”。杨晓阳不仅是一位著名的画家、美术教育家、国家美术活动的策划者组织者,也是一位美术思想家、理论家。他在担任西安美院院长时提出的关于美术学院发展的“大美术、大美院、大写意“理念,以及到国家画院担任院长后提出的“大美术、大画院、大写意”理念,表明了他从理论与实践上对中国美术院校、中国画院发展的把握与前瞻。他对美术创作的一系列理论,包括“十论大写意”、“形神道教无”理论、“关于绘画创作的十观法”、关于水墨人物画创作的“五法”、关于中国画创作的“五化论”等等,对当代美术创作、创新提供了全新全面的思路。这些观点无一不来自他深厚广博的艺术修养和长期丰富的艺术积淀。

在这些理论指导下的他主抓的“国家画院一带一路国家美术工程“,充满生机、充满活力、充满新意,自然会成为历史的必然。

杨晓阳院长题字:汉唐雄风

谷褔海

2021年5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