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china-france-cooperation

谷福海巴黎见闻录

巴黎之园

谷福海
巴黎卢森堡公园古希腊演员雕像

作为世界浪漫之都的巴黎,不仅用巴黎人的浪漫诠释其魅力,而且用巴黎的美景展现其风情。

巴黎有450多处园林,堪称花园城市。这些园林既有宫廷皇家园林,如凡尔赛宫园林、枫丹白露宫园林、杜勒丽花园等。又有达官贵胄各界名人园林,如罗丹雕塑花园、莫奈故居花园等。既有旧厂房、旧荒地遗址改建的园林,如雪铁龙遗址公园、石灰岩矿遗址公园等。又有自然特色的园林,如植物园公园等。各具特色,蔚为大观,如珠宝镶嵌在巴黎,让巴黎风情万种,令人着谜。

我参观过巴黎的四、五十处园林,最多的是枫丹白露宫皇家园林。这座建于一千年前的皇家园林,曾被亨利、路易、拿破仑几代王朝享用。园林内湖光山色,丛林绿荫,楼廊壁画,美仑美奂,堪称西方园林建筑大观。里面的中国馆展出的艺术品更是令人惊异,瓷器、玉器、珠宝、古书画、古家具、古书藉等等,基本上都来自中国圆明园。可以说是中国圆明园文物的再现。据说,海外圆明园文物汇集最多的地方就在这里。看着那一件件飘洋过海来自中国的文物,心头顿时百感交集。由于从巴黎到中国书画世界行莫雷国际写生基地,枫丹白露是必经之地,所以,它的森林、小方尖碑一次又一次映入我的眼帘。我也曾几次与莫雷写生基地的培训部主任、著名旅法油画家覃国栋先生来枫丹白露。从莫雷写生基地来枫丹白露有公交车,15分钟即可到达。

谷福海在莫奈故居花园

谷福海在莫奈故居花园

谷福海在莫奈故居花园

谷福海在莫奈故居花园

莫奈故居花园也是让我感受颇深的地方。法国印象派画家的领军人物莫奈,1840年出生,10岁开始接受绘画启萌,15岁画的木炭漫画自己就拿来出售。20岁时,在阿尔及利亚服役两年后回巴黎接受院校美术教育。因不满院校的教育方式,走向社会,尝试在自然光下画画。由于早期画不被接受,卖不出去,因此生活窘迫,甚至因交不起房租而频繁的搬家,一度曾想轻生跳河。1872年他的《日出•印象》展出后,曾遭到一些人的嘲讽讥笑。直到1876年,他的作品才逐渐开始被接受并有了一些市场。1883年,43岁的莫奈在巴黎市区以西70公里的吉维尼小镇租下了一处房子。从此远离喧嚣,在这里安静的生活,专心的创作,一画就是43年,直到1926年12月5日去世。1890年,他卖画己有了一些收入,便把这处房子买了下来并对房子进行了整修,在一公倾的土地上栽种了许多从国外引进的花草。1893年,又把邻近的一块地买下来,修建了池塘,种植了睡莲,建了日式的小木桥。莫奈一生留下了500幅素描,3000幅油画,其中大部分是在这里创作的。当我来到这里,那名目繁多美丽异常的花卉,那池塘中绿绿的睡莲,那池塘上的小桥是那样的熟悉亲切,因为它们早已一次次出现在莫奈的画中。

有人说,莫奈的晚年是孤独寂寞的。对此,我要说的是,每个艺术家都有自己对生活和艺术的独特理解和追求。莫奈晚年的生活是他所需要的。正是在这样的环境氛围中,他才为人类创造和奉献了那么多美的艺术品。如果他住在热闹的巴黎,时常去参加各种聚会交流,是否还能画出3000张油画就难说了。

谷福海看望米歇尔•金主席(右)

我曾到诺曼底去拜访法国国家美术协会主席、法国功勋画家、九十岁的米歇尔•金先生。从巴黎市区出发要坐一个小时的火车,下了火车还要坐20多分钟的出租车。他家周围都是庄稼地,走出一段距离才能见到人家。我问他为什么要住在离巴黎这么远的地方,他不加思索的说:这里安静。

他的话让我明白了为什么他能够成为法国的功勋艺术家。因为他舍弃了巴黎的热闹,才得到了创作上的成就。

西斯莱墓地

西斯莱墓地

法国印象派十大画家之一的西斯莱,在莫雷古城堡一住就是三十年。莫雷的石桥、教堂、城堡、老街都一次又一次走进他的画面。我去过他的墓地。墓碑后面是一棵粗壮高大的绿树。我想,或许正是三十年如一日的在画莫雷,西斯莱的艺术之树才象墓地的那棵大树一样直插云天。

谷福海到于志学先生(右)山区的家看望他

中国著名画家、冰雪画开宗立派者于志学先生在北京市区和北部的山区都有房子,但他长年在山区的房子居住,很少到市里来。我常去看望他,从市里去他家,开车近两个小时。我曾问过他为什么愿意住在这里,他的回答与米歇尔•金主席一样:这里安静!

2021年4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