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idfrance-alexia豆
Alexia Dou, ici pour sculpter le temps

别了,南航!

Alexia 豆
巴黎

别了,南航!五六年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

记得,第一次面试,在前任总经理的面前,不知天高地厚地,把自己夸的比花还美,比蜜蜂还勤劳,比星星还闪耀。

记得,刚开始在场站工作,觉得自己神气的不得了。想着,柜台具体做操作的法航人员,还得需要我们做协调工作。毕竟飞机,是咱们中国大南航的。

记得,那个时候,每天在登机口,觉得真是开了眼。。。看到,那些手提行李箱,被海关打开,发现满满一箱,没有别的,全是一卷一卷的钞票。

或是,被旧衣服包裹的好好的,但打开后发现,全是美丽的不得了的象牙和犀牛角。当然,人和牙, 还有角,最后都被海关带走了。。。

也记得,那年的冰岛火山灰,航班大面积取消。。。偷听到站长和他曾经当过飞行员的爸爸,打电话请教:“信心,最主要的是信心,要给机长信心,提供所有的,尽可能详细的,飞行计划,天气,风向预测。。。”

记得,那个时候的自己好骄傲。只因为,场站的站长+其他同事,只有我一个是女的。并且那个时候,自己在整个巴黎办,年龄也最小,所以就耍着赖,有些恃宠而骄。

记得,那个时候,还没有考下驾照。上早班,经常凌晨4点起床。

记得, 那个时候,和法航还不是free flow。上夜班到零点,然后午夜狂奔,穿过候机楼,去赶最后的一趟火车。

记得,有时会错过,就和另一位,一起晚下班的同事,打出租车。

记得,和我一起的那个中国同事,总是把午夜等到的,第一辆出租车让给我。

记得再到后来,和另一位女同事,一起出差到图鲁兹,协助公司搞活动。。。

但,因为前期忙的,实在有些要累倒,就和总经理申请,要求某天下午的活动不去参加了。

但,就在我心情轻松的,站在酒店门口挥手,目送离去的车辆时。。。却不想,被和我一起到图鲁兹搞活动的,那个女同事看到。她跳下车,一定要把我拉上。

因为她说:“一个人去心里不踏实,而我给她的感觉是:性格非常像男的。。。”

也记得,那时仗着自己被认为,口齿伶俐,法语好,站长或总经理与法航等其他合作伙伴开会或参加活动,需要翻译时,经常会带上我,我就跟着蹭吃蹭喝。

多年后,一个合作单位的同事悄悄告诉我,第一次见到那时的我,心里说:“这个小姑娘,春风得意,锋芒毕露,骄傲的不得了。。。”

后来,在我用时近2年,考了4回,庆祝自己终于把驾照拿到,不用坐夜班车到机场上班的当月,接到前任总经理通知:希望我考虑一下,调到市区从事行政工作。

就这样,从远观,到一点一滴的,接触到了前任总经理的工作。这一点一滴,让我体会到,以前读书时的一门课。讲到,不同的人对公司的诠释,是有不同词汇的:

经济学家说,公司是:资本,利润

社会学家说,公司是:一个社会群体,一处拥有对立和权利的场所

生物学家说,公司是:一个生命,一个可以加强和延续生命的组织

人类学家说,公司是:一个部落,一种信仰,或宗教

法学者说,公司是:法人,权利,义务

经营者说,公司是:目标,战略,计划,财务

而这位招我进南航的总经理,让我偷偷的在边上,一点一滴的看到:管理者说,公司是:一个团队,一种合作,一种对人员的激励,一个纵观全局的头脑。。。

也记得,刚调到市区时,协助负责某项招聘工作,办公桌上堆满了简历和一张张美丽的彩照。抬头看到我曾经在场站的同事领导,打趣说:“为了让您能够赏心悦目,心情愉快的工作,看看哪个最漂亮,最好,我悄悄给您留着。。。”

受宠若惊的听到:“我就想要你,谁也不想要。。。”

后来,同事,领导,走了,又来了。。。

而我,还在原地待着。我从巴黎办年龄最小,到后来,被他们一声声的“豆豆姐”的叫着。

你们,相信命运吗?我信!

因为有时想想走的每一步,仿佛背后都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推着

就像,这一路,遇到的许多人,发生的很多事。

就像,我当年来法国。

就像,2012年秋天,那个没有方向的午后,那么偶然的遇到曾经的老师,和那段谈话。

就像,2013和2014,种种的不愉快,反倒让我推开了另一扇窗…

也就像,一些我们认为的“永远”,走着走着,就让我们自愿的或不得已的转了弯。。。

永远,有多远?谁又能知道?

所以,眼前的时光才是最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