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idfrance-alexia豆

愿每一个参加黄马甲的人,都能够被温柔以待

原创
alexia豆
paris

曾经看过一个调查,大概的意思是说,社会上的问题青少年,如果研究他们的成长环境,他们的原生家庭往往是问题重重。

“笑” 总是会比 “哭” 舒服。可为什么那些婴儿会大声的哭?

他们哭,是因为他们有愿望没有得到满足,又不能说话,只能让自己憋的喘不过气,满脸通红的哭,以此让大人听到自己的不满与愤怒。

截止到上周六,巴黎的黄马甲运动已经是第三次了。

其实,我本人不是一个特别关心社会新闻的人。知道黄马甲运动最初的导火线,是因为政府部门增加了汽油税收,导致油价上涨。

我自己前两周给车加油,也猛然发现加满一箱油,好像比以前要多付近二十欧。但当时的自己,也就是心里嘀咕了一下,没有太深的感触。因为我开车的机会是少之又少,一箱油可以用很久。

这两天又看到朋友圈发的一些硝烟弥漫,黄马甲游行经过的商店被打砸抢的照片,还有听到凯旋门的文物竟然也都给破坏了的事件,才觉得这次油价上涨,或许的确很大程度的给一部分人的日常生活造成了影响。

否则这么大冷天儿,又风雨交加的周末,那些农民为啥不舒舒服服的抱杯热巧克力,呆在自己家的壁炉前?为啥跑到巴黎,冒着被警察抓,被放催泪弹的危险,来游行,来表达他们的不满?

是的,他们的确是破坏了凯旋门的文物。

是的,他们中间也的确穿插的有一些社会上的小混混,趁着混乱抢劫商店。

可你想,他们如果不出点儿狠招,政府会倾听这些底层群众的声音吗?

可你想,一个亿万富豪会像那些小混混一样,趁乱去抢劫商店吗?说来说去那些趁乱抢劫商店的小混混,也是被边缘的穷人呀。

其实,第一次黄马甲反对油价上涨的游行,远没有这个周六的壮烈。民意调查,民众支持的声音也就只有40%左右。

所以,对于第一次的游行,政府什么都没有表示。马克龙总统只是说:“已经做的决定会继续执行。”

或许那时,大部分在城市生活的人和我一样,觉得油价的上涨对自己实际生活产生的压力并不大,毕竟城市的公共交通是如此的便利呀。

或许那时,对于已经习惯了生活在物价昂贵的巴黎人,没有觉得一箱油贵了二十多欧是个太大的数目。因为我们忘记了,比巴黎地区平均收入要底很多的外省乡下。

或许那时,大部分在城市生活的我们,也都不会想到在乡下居住的人,汽车,是他们出行的唯一的交通工具呀。

所以,对于那些生活在公共交通不是很便利的乡下人,对于每日必需依靠汽车出行住在郊区的人,对于平均收入没有巴黎地区高的外省人。。。或许因为油价的上涨,他们答应孩子期盼很久的圣诞节假期,要去滑雪的旅游经费就没有了。或许因为油价的上涨,家里原计划要在年底更换一个新烤箱的经费也没有了。

所以,他们自发地,在没有任何工会组织支持的情况下,在他们辛苦劳作一周后,在本应该放松休息的周六,又来巴黎,在风雨交加的冬日披上黄马甲,进行了第二次的示威游行。

第二次的游行,政府总算答应了可以给出一小时的时间谈话。政府请黄马甲游行的队伍里派出两个代表。

这倒轮到参加黄马甲游行的人不知所措了。。。代表?这次的运动没有任何领导,也没有任何工会组织撑腰,就只是一个个自发的,住在郊区乡下的民众聚集到了一起,很单纯的希望让政府听到,他们团结在一起发出的声音:油价上涨的确影响到我们大家的生活了。。。

所以,慌慌忙忙的拉出两个人去和政府谈。

第一个被总理接见的人,或许觉得自己不是政治家,一辈子都在农田里干活,从没学过谈判技巧,万一记不住说了哪些话,怎么能对得起大家伙儿的期盼?所以,他一进门就向总理要求,要用手机把谈话的内容全程录音。。。遭拒绝,没谈,就出来了。

第二个被总理接见的人,担心再像第一个被接见的人一样,浪费了这好不容易得来的谈判机会,没敢再坚持要全程录音。。。所以,的确也谈了一个多小时,但具体谈了什么,并没有一个所以然。

所以,上周六这些穿上黄马甲的农民又冒着雨雪聚集到巴黎街头。

你能感受到,他们意志的坚定吗?

你能看到,他们在本应该休息的周六,在这样天寒地冻的日子,却聚集到巴黎街头的不得已吗?

你能体会到,他们被过量的警车包围,被放烟雾弹的心酸吗?

所以,这一次的游行,除了那些自发的农民,一些工会,党派组织也陆续加入。。。

所以,这一次的游行,民意调查,民众支持的声音达到了80%左右。

这一次的他们不仅封锁了马路,还破坏了凯旋门文物,很多人受伤,几百人被捕。。。

你,有过和他们一样,对某件事情的做法不满,但没人理会你,你只能无奈的,摔碎自己家的杯子碟子的经历吗?

其实,从中世纪开始,法国就有这样的传统。

对政府如果有不满,民众就会走向街头,团结一起让政府听见看见。住在街道两边的居民,会从自己家里扔出破板凳,旧桌椅,试图堵塞街道,阻止那些政府派出来的,带着武器的警官的追赶。

那些游行的民众没有武器,如果遇到危险,他们可利用的就是,徒手拔起当时的巴黎地面上,铺着的一块块方形的小石砖。

所以,拿破仑三世执政后,坚决的要拆除中世纪狭窄的街道,把巴黎的马路尽可能的建造的又直又宽。这样那些旧桌子,破板凳就无法轻易的堵住马路,抵挡警车对起义民众的追赶。。。

话题扯的有点远。。。

无论如何,这第三次的黄马甲运动,换来了总统马克龙不再是轻描淡写的说:“已经决定的东西会继续执行。。。”

听说,在南美开会的马克龙当天改变了自己的出访计划,坐飞机返回了巴黎。

听说,明天参加游行的农民,工会,党派组织终于有了表达的机会,会被一一接见,政府会倾听他们的意见。

听说,这一次的谈判,政府同意了全程的谈话内容被录音。

听说,这些去谈判的人意见达成一致,请求政府取消从2019年1月起,汽油税收再次继续上调的政策。

其实,我也好矛盾。

因为我知道一个国家要发展,归根到底是要钱。税收,的确是最高效的手段。

可,我又不明白。为啥马克龙上台后,富人税立刻就被取消了?而对汽油税收的提升,收的其实是穷人的钱。

当然,你也可以说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取消富人税,是希望法国能够把富人留在自己的国家,也是为了更好的经济发展。

可如果一个社会,只看精英,看富人,看经济,而不顾及那些不是很聪明,不是很有钱,但的的确确是活生生的人。这难道是一个应该追随的政治理念?

想起很早以前,有段时间失业,注册领失业金。很礼貌的被接待,有专业的顾问给予如何找新工作的指导。技能不够,有免费的培训。更让我惊讶的是一点都不强迫,先问失业本人的专业兴趣爱好,推荐的工作不喜欢,没有关系,每月按时给您的银行账户汇失业金。

你能感觉到,他们希望您选择的工作,尽可能的是出于真正自己的喜好,而不是迫于生活。

那时的我刚来法国,学历不高,语言也不够好,但我这么一个既不聪明,也没有金钱,弱小的不得了的人,却体会到了被这个社会温柔以待的感觉。

因为,有过被温柔以待。

所以,我真心的希望,那些冒着雨雪来巴黎游行的黄马甲民众,在明天和政府谈判的时候,也能够被温柔以待。

愿,这世上所有的人都能够,不被逼迫到歇斯底里,大声责骂哭喊,摔碎碗碟。。。都能够被这世界,这社会温柔以待。

扫一扫图片二维码 或 微信搜一搜:idfrance

即可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idfrance

欢迎分享转发到: facebook, twitter.....